媚者无疆

第五章.破魂(下)

住家野狼2016-9-25 22:18:3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    第五章.破魂(下)二

    又是几个月过去,六月盛夏,空气十分燥热,小三蹲在房顶,一滴汗沿着睫毛滚落下来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脚下就是姹萝的浴房,平时一片昏暗,今天却是火烛通明。

    屋里点着龙涎香,姹萝全身没进水池,额头热汗滚滚,唇半张眼微眯,说不出的妩媚性感。

    池边跪着六个男仆,一色的赤身低头,噤声听她吩咐。

    不一会姹萝睁眼,送了一粒龙眼入嘴,抬手吩咐:“你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男仆应声下水,姹萝捉住他头发,轻声吩咐:“没我允许不准上来”,之后一把将他按进了水面。

    男子入水后被一脚踏入水底,姹萝低头,两只脚夹住他男根,开始上下揉搓。

    男根很快立了起来,姹萝的动作加快,男子一时失控,在水底吸气呛了口水。

    姹萝在水面笑的温柔:“记得没我允许不准上来。”接着一只手紧紧按住了他上浮的头颈。

    男子在水底慢慢昏沉,姹萝不曾停止套弄,快感和死亡一起袭来,他身子战栗在水底达到从未有过的**,男根冲天射出一股急流。

    姹萝终于松开了手,从水底抄起那白色精液,手指打圈将它抹在**,呼吸开始急促。

    那男子浮在水面,其余五人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下去救他,只能看着他寂寂死去。

    水边姹萝的眼神开始迷离:“谁来帮我把这盆龙眼放进去。”

    有男仆起身,捧起龙眼跳进水中,伸手将它们一颗颗全送进了姹萝私处。

    姹萝伸手拍了拍他头:“乖,现在我就赏你们几个果子吃,一个一个来,莫要抢哦。”

    另四个男仆会意,赶忙下水,挨个拿舌头去卷花径里的龙眼。姹萝被侍弄的舒服,身子后仰靠上了池边。

    浴池里的水涌动了起来,拍打着里间那个逐渐冰冷的尸身,蹲在房顶的小三齿寒,伸手将破魂剑握的更紧。

    姹萝平时并不纵欲,鬼门里的人都知道,每年冬夏总有两天她会寻欢,而伺候她的男人多半是不能活命。

    内里原因是她体内蛊王反噬,每年这两天都会让她痛苦难当,她要寻个法子分神发泄。

    这原因当然只有她本人知道,小三每年这时来打探,也渐渐看出了些端倪。

    他已经瞧出这两天她功力大减,居然不能发现屋顶有人,那双驰名江湖的七彩琉璃目也远不如平时有神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了。”在屋顶他告诫自己,蒙上脸抽出破魂剑:“不成功便成仁,至多就是一死。”

    闪念完毕他就踏破屋顶,破魂剑青芒暴涨,如流星般向姹萝胸口袭去。

    姹萝这时正飘飘欲仙,听到风声时已是太迟,急之下捉起一个男仆,迎着剑势将人抛上半空。

    破魂剑穿透那人身体,剑上青芒却不停顿,被小三内力催动,如游龙离剑,直直往姹萝胸口奔去。

    剑者破魂,奥妙不在于剑身有多锋利,而在于剑内暗藏的这一道青芒,能够离剑十丈取人性命,遇神弑神遇魂破魂。

    水池间姹萝惊魂,霎时间眼内光华大盛,如琉璃七彩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剑上青芒遇见这道琉璃光,起先还能向前,渐渐的去势越来越缓,最终在离姹萝胸口一寸时落败,被击碎成青光万道,‘咻’一声又都收回剑身。

    小三知道事败,在原地拧身,不做任何停留又飞上房顶。

    身后立时有一道劲风追来,是一粒龙眼核,去势凛凛钻进了他右肋。

    小三咬牙,捂住伤口还是没做任何停顿,趁着最后的机会掩进了夜色。

    院内一片哗然,不知多少人高喊着要追凶,姹萝在水池边拧眉,盛怒之下挥手,一气割断了另外五个男仆的咽喉。

    浴池内于是有了六具尸身,池水颜色就象姹萝此时的眼眸,是一片妖异的鸽血红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月朗星稀,院里萤火虫结串飞舞,晚媚蹲在暗处,看见小三房间灭了火烛,于是解开领口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推门时小三躺在床上,样子象是睡着了,晚媚轻笑,上前一把拥住了他。

    不待他发话晚媚已经解开了自家衣衫,柔软双峰在他下身厮磨,接着又象水蛇般将他团团缠住,唇对唇堵住了他口。

    小三呼吸粗重,晚媚于是双手下探,一寸寸剥下他衣衫,十指下滑一路燃烧欲火。

    最后晚媚终于触到了那个伤口,右肋下的一个小小伤口,有鲜血正缓缓外渗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看看这是什么。”她挑起一簇鲜血,放进嘴巴尝了尝,接着又点着火烛看他:“能不能麻烦你向主子解释一下,你这个伤口从哪来。”

    小三抿了抿唇,借口还没找好,晚媚已经凑了上来,托住腮道:“不如我来帮你解释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鬼眼之中有你一个要好的兄弟,名字叫做九斤,那天他跟你谈起庞德,又给你看了他的资料。你发现庞德那次押送的是把剑,名字叫做破魂剑。于是就到绝杀门前故意卖弄门主赏我的扇子,让她醋意大发,把这个任务换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这句说完小三神色已经大变,眸里缓缓腾起杀气。

    晚媚轻笑一声继续:“我把那把剑带了回来,你又故意轻慢,说它不过是把劈柴刀,我一气之下将剑赏你,于是你终于如愿,得了这把剑并且参透了它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这把剑的确是锋利,比它锋利的剑多了去,你又为什么非它不呢。”晚媚又凑近一步,在他耳边呢喃:“九斤把所有的资料都给我看了。这把剑原是江南谢家的,谢家被灭门后不知怎的落到武林盟主手里。人家贵为盟主,研究了多年也没弄明白这把剑有什么奥秘。到你手里不过三个月,那剑里竟能涨出青芒了,你说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小三不语,这时反倒不慌了,回望她预备抵死不认。

    晚媚将身子靠的更近,靠进他怀抱抚弄那个伤口:“据说门主今夜亥时被人行刺,而我发现亥时你恰巧不在。你说,这个消息我要不要奏禀门主。”

    小三的脸色又开始发暗,十指上行握住了她颈脖。

    “你就杀了我吧。”晚媚贴住他身子,挑眼幽幽看他:“我猜想你今天行刺肯定使了绝技。杀了我吧,反正破魂剑法已经失传百年,杀了我就再没人知道它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颈上那十指收紧了,晚媚呼吸急促,看他的眼光还是十足笃定。

    最终小三放开了手,眼睫低垂,眸底苍凉一片。

    “你终究对我有。”晚媚叹口气握住他手:“那么你也该相信,我也对你有意,我不会出卖你。”

    小三闻抬头,看着她将自己的手搁上她胸膛,心间更是十里荒凉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意不会善终。”他轻轻叹息:“晚媚,我会拖累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试试把握自己的命运。”晚媚将他的手握的更紧:“你全心助我,有朝一日我定会帮你杀了姹萝。”

    小三闻冷笑:“那倒也是,媚杀姑娘志向远大,之所以对我有意,原来还是因为我能助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对你有意,也是想利用你。”晚媚答的干脆:“这里是鬼门,要生存只得如此。”

    见小三沉默她下床出门而去,回来时手里拿了根烧红的拨火铁棍。

    小三明白到她意图,于是咬紧牙关坐直身子,由着她将铁棍贯进了右肋伤口。

    肉焦味于是四处弥散,晚媚劈手扇了他一记耳光,拔高声音道:“怎么服侍我你很委屈吗?我若不给你点教训,我就白白叫你主子!”

    小三吃痛冷汗连连,晚媚于是坐上他胯,抚直他男根送进了私处。

    “不论谁问,你身上伤口都是我刚刚赏你的。”大声呻吟的间隙晚媚耳语:“你今晚一直和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小三无力点头,头轻轻搁上她肩膀,慢慢也开始有了快感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协议达成。”晚媚轻声,在他身上扭腰起伏:“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真名叫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欢。”小三低声呜咽了句,在她身体里达到**,之后终于体力不支昏昏睡去。

    “欢。”晚媚扶他上床,趴在他胸口,手指在他苍白唇间流连:“十八年前谢家满门被灭,领头的正是姹萝。你是漏网之鱼对吧,原来你的名字叫做谢欢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是两人仍是紧紧相拥,晚媚伸了个懒腰,将头腻在小三肩膀。

    外头不久一片喧嚣,邢风果然领人查到了院里,要所有人剥干净衣衫,看看有谁受伤。

    小三那伤口他不是没起疑心,仆人众口一词说那是晚媚赏的,他们昨晚都曾听见,他也一时无话。

    “公子很是赏识媚杀姑娘。”他拢了袖子站在晚媚跟前:“我是相信公子的眼光,不是相信你。”毕就带众人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晚媚长吁口气,回房之后手脚才开始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一旁小三拿来卷羊皮纸铺开:“这次的任务是要杀这个人,齐威,当朝龙虎大将军,使一杆长枪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成问题。”晚媚侧头看了下资料:“一个月前我杀那余侍郎就不费劲,这些当官的,多数贪财好色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小三摇头:“齐威五年前坠马,被马一脚踩了下身,是个实打实的太监。”

    晚媚定了定神:“那么你武艺能不能胜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能是能。”小三放低声音:“每次任务都有鬼眼监视,我不能暴露身手,所以还得主子你想法子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》》》》》

    </td>

    </tr>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