媚者无疆

第四章.芍药(下)

住家野狼2016-9-25 22:18:3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    第四章.芍药(下)二

    “我若不是芍药,那么你说我是谁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晚媚起身,闭着眼一步步摸索到韩修跟前。

    韩修垂头,挣扎着告诫自己这不是场梦就是场阴谋。

    跟前晚媚叹气:“或者这个女子和我际遇相象,我才能回来上得她身。是韩郎你为什么害怕,我其实从来没怨过你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使韩修霍然抬头,眸里最后的冷静开始动摇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弱点,都会有段不堪面对的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弱点就是芍药,当时一流妓院的清倌,蒙面抚琴为生,日日听客无数。

    如果当日那批私盐倒卖成功,他就能兑现诺,救她脱离苦海。

    惜的是他被人出卖,交易时被官兵团团围住,来了个人脏并获。

    贩卖私盐是死罪,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有人突然打开牢门,说是巡盐御史有令,查明他和此案无关,特无罪释放。

    他当时欣喜若狂,第一时间跑去告诉芍药,结果见到的却是芍药的尸身,仍有余温的尸身。

    她以自己清白和性命,换了他的自由和日后的如锦前程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罪孽,就算骨化成灰也没法洗刷的罪孽,他从没原谅过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我觉得你应该怨我。”回想到这里他的理智又退让三分,开始觉得眼前这人就是芍药:“我根本就不配叫做男人。”

    晚媚这时抬起了手,微弹指甲抖出一点白粉,乘势送进了韩修口鼻。

    白粉是失魂散,迷人心智的。如果是在平时,这点小伎俩在韩修跟前根本没有机会施展,就是得逞了,这点药量也绝对控制不了他。

    现在不一样,眼前这一出旧日重现已经让他摇摇欲坠,这一点失魂散,足够成为压跨松枝的最后一粒雪。

    “我不怨你。”做完动作之后晚媚张开双臂:“只是回来瞧瞧你过得好。”

    韩修怔怔,残存的理智最后崩溃,缓缓将身子放低,脸靠进晚媚胸膛,贴住了那朵芍药。

    “我娶了你姐姐,把该给你的好都给了她。”在她胸前他低声,象个无助的孩子。

    晚媚点头:“我姐姐不能生育身子又不好,多谢你这么多年照应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顾御史我栽赃他勾结私盐商贩,七年前死在牢里了。”

    晚媚又点头,下巴埋进他发顶:“所以我不怨你,死时不怨,现在更是不怨。”

    韩修沉默,在她胸前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能原谅自己。”他最终叹息:“不管你是不是芍药,我都愿意跟你走,愿意接受惩罚,受你百倍之苦。”

    晚媚这时笑了,拿出那支发簪,有些讥诮的意思:“这么说你愿意被戳瞎双眼?受我百倍之苦,到头来其实不过是空话一句。”

    韩修不语,只是抬起头,缓缓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晚媚咬牙,簪尖一记刺去,他右眼顿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果然是顺从没有反抗,甚至连一句痛呼都没有,晚媚吃惊,握住发簪的手禁不住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计划中是两人见面后温存,在他不能自制时杀了他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是不必了,眼前的韩修已经完全没有抵抗意识,一百个甘心为芍药一死。

    晚媚有些手软,最终还是把长簪送进了他左眼窝,使了力一下送到底。

    韩修的身子应声萎靡,头重重滑过晚媚胸膛,在那朵芍药上留下一行血泪。

    晚媚弯下腰去,看他表是无嗔无喜,一派解脱模样,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房间角落里的红魔伞开始有动静,地涌金莲闻到死人气息,开始舒展花瓣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晚媚回身,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,草草披起件衣服,抓起伞从窗口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外头夜色沉沉,她回望身后,不知怎的心里触底一酸。

    小三一向以轻功自诩,身后这位轻功显然也是不弱,两人一路追逐到片树林,小三一直没能把他甩脱。

    于是他干脆止步,在月下霍然回身,手里握住了破魂剑。

    韩玥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不逃了,脚下收势不住,于是干脆也拔剑前冲。

    剑还没曾近身,寒气却已经迫在眉睫,小三不敢轻敌,使上了八成功力。

    两把剑于是在夜下交锋,韩玥那把到底是普通铁剑,虽然剑气凛冽,还是被破魂剑轻易削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这结果出乎韩玥意料,忙乱之中他只好出掌,想借掌风劈开小三的剑势。

    那一刻小三看见了他胸口的破绽,知道只要破魂剑剑芒再涨数寸,他就以轻易夺了眼前这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是最后关头他却收势,迎上韩玥掌风,身子后退吐了口血。

    “你不如回去看看你大哥如何了。”在韩玥拔足追来时他说了这句,接着衣衫临风飘摇而去。

    韩玥吃惊,回味了他这句话之后才大梦初醒,转身拼了命往回。

    一切当然是已经太迟,在那香粉阁二楼,他最终看见的是大哥还未凉透的尸身。

    抱住那尸身他仰天长啸,想要把心肝脾肺一起吼碎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绝望里他却反而清醒了,眼前掠过那绿衣女子的眉眼,一双清冽中浸着媚惑的凤眼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曾经见过她,一定!”这句话在他心里盘旋,最终被他咬牙切齿一字字吐出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晚媚趴在床上,小三很仔细的在她伤口上药,听着她不断抽气。

    小三于是抱怨:“我早说过鞭痕也以做假,你偏偏要来真的。要知道你是靠身子吃饭的人,万一留下疤痕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“瞎眼是假的,下身的血是假的,如果鞭痕也是假的,那么破绽也未免的太大。”晚媚回道:“你当韩修真是傻子吗,他是习武又从商,精明的很。”

    小三点头:“无论如何主子你这个套下的很好,严丝合缝。”

    晚媚在他示意下翻身,由他处理前胸的伤口,想了想又道:“其实这个套不如那个消息重要,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到底从哪里得来的资料,把韩修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“门里还有个组织叫做鬼眼。”小三慢条斯理回她:“专门负责打探消息和监视门里的杀手,消息我就是从他们那里得来。他们是什么都知道,包括你胳肢窝里有几根毛。”

    “监视杀手?”晚媚闻嗓子低了下去:“你的意思是这里有人监视我们。”

    小三点头:“鬼魅的眼睛是无处不在,你这么低声说话也未必有用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他的手指已经来到晚媚右乳,在那朵带血芍药上流连,想把它擦了。

    晚媚捉住了他手,扣住他五指按上那朵芍药。

    “你相不相信,韩修是真爱芍药,心甘愿的要随她去。”她看住他,双眼间有水波荡漾:“这世上原来还真有白如芍药的爱。”

    小三垂头,挣扎着想把手抽出,急急跟了句:“我觉得主子这句感慨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没有意义。”晚媚追住他不肯罢休:“我只是想问你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你也爱上我,你会不会也愿意为我放弃性命。”

    小三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,一眼万年,之后急急逃脱。

    “在鬼门里面,影子是决计不以和主人有纠缠的。那个我会爱上你的假设根本不成立,所以这个问题我不需要回答。”他低声道:“我去打些水来,替主子把这朵芍药擦了。”

    晚媚闻冷笑了声,心想他果然是怕死,那种酸涩的异样滋味一下又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外头这时有人敲门,有把声音如夜般鬼魅冰凉,道:“公子有请晚媚姑娘。”

    </td>

    </tr>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