媚者无疆

第三章.媚杀(上)

住家野狼2016-9-25 22:18:1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三章.媚杀(上)一

    回到住处晚媚第一个找小三,有些抖威风的意思,将那把长剑抽出来,不费力就砍断了一张春凳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小三神色动了动,只是片刻,之后恢复冷淡:“你这又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晚媚抬起下巴:“意思就是我成功了,不仅杀了那个人,而且还得了把宝剑。”

    小三冷笑:“你这也算宝剑?那么你该看看这是哪里。这里是鬼门,每一寸土都是繁华铺就,你刚刚劈坏的那把春凳就是沉香木做成,也许就比你这把砍柴刀贵重百倍。”

    晚媚讪讪,拧起弯眉看他,到最后将剑劈手一丢:“那么我就将它赏了你劈柴,今晚你做红枣小米粥,要炖的稠稠的。”

    小三回了声是,又垂手催她:“既然主子回来了,那么我们现在开始练琴。”

    晚媚想起了那把鬼魅的伞:“是我觉得,你应该先告诉我那把伞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小三还是垂手,面无表:“红魔伞的事以稍后讨论,现在你要学琴,你前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    已经相处了一月,晚媚听的出他语气里的轻重,于是不再争辩,跟他到了琴室。

    以为这次又要学什么淫词艳曲,晚媚早有了心理准备,到头来小三却让她学什么《山河赋》,学完睡,睡完学,直直的学了三天。

    学到最后小三问她:“那么你懂不懂这曲子的意味。”

    晚媚低头:“不过说雄图霸业都是空,这世上,又有哪样东西到头来不是空。”

    小三吃惊,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外头晚香已经来传,说是晚媚跟她走。

    晚媚回头看了看小三,小三起身,在她耳边低语了句:“记住男人不止想被取悦,还想要知己,但这个知己不能临驾在他之上,刚才那曲子说的是雄图霸业,都是空这三个字你咽回去,你的聪明只能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晚媚还是糊涂,已经没有时间解释,那头晚香已经踏进门来,亲亲密密挽起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恭喜妹子任务成功。”一路上她笑意盈盈,却绝口不提要去哪里。

    到了目的地晚媚发现已经有三个女子立在门口,一色的唇红齿白艳光照人。

    这又是个院子,院门圆形,上面篆体写着听竹。

    进了院门果然看见一院的凤凰竹,冬天里还是一片葱翠,被风掠过时低腰,如同浪涌浅滩层层作响。

    惜的是这等美景晚媚没有时间欣赏,她很快就和另外三人被赶进了间屋子,要求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沐浴很快结束,要更的衣被送来,是件什么也遮不住的烟罗纱罩。

    穿上后晚媚暗笑,在肚皮里说了句:“那还不如不穿来的干脆。”

    另外三个女子也有这意思,顾盼间有了要交流的愿望,却被人止住,只好全数沉默着跟了领路人,走进间黑屋。

    屋子外面挂着厚帘,她们一进屋就被人唰的拉下,屋子里于是一片漆黑,绝对的漆黑,没有一点光亮。

    屋里看来没有取暖,冷的有点刺骨,四个女子赤脚立在青石地面上,不一会都开始哆嗦。

    这时候有人走近,极其轻微的脚步声,在她们身边停住了,开始从上到下抚摸她们的身躯。

    他抚摸的很仔细,从脸庞到脚趾一一摸过,甚至还伸进一个手指到晚媚私处,试了试里面的松紧。

    是晚媚觉察到他没有**,目的好像只是验身,替主人验身,这人应该是奴才。

    到最后验身完毕,他碰了碰其中一个女子的手,极低的说了声“走”字。

    于是屋里只剩下三人,晚媚站在中间,听到另外两人的呼吸和她一样开始发颤。

    身旁那人开始在她们跟前放琴,一一放好又拉她们落座,将她们双手放上琴弦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女子自负,伸手就在琴弦上撩拨了几下,果然是琴音婉转功力深厚,非晚媚能比。

    晚媚正自丧气,却听到屋里遥遥传来一把声音,一把森冷锐利,让她一下想起那把利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你以弹了吗?”那声音道,里面寒气化作威严,在三人头顶盘旋:“看来姹萝品味是越来越差了,居然送来些不懂规矩的货色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男人的声音,而且是个习惯坐在高处的男人,晚媚几乎立时断定。

    那抚琴的女子不响了,伏低身子冷汗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过一会屋里响起一个长音,洞箫的长音,听来辽远而壮阔。

    “现在以弹了。”那把声音又道:“和我合奏,奏什么曲子不一定,只要合拍就成。”

    三人屏息,听那箫音引吭而去,一时间已是遥不追,于是连忙使出了各自看家本领。

    晚媚是三人里面学琴最浅的,技巧没法和人相比,只好规规矩矩按调弹起了《山河赋》。

    曲子和箫音倒是相合,晚媚抚了一会自如起来,觉得天地朗朗尽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时她还记得小三的吩咐,记得琴箫合奏,不论调门意味都不能越过了箫音去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她就开始失控,被箫音指引,所有心事骤然爆发。

    自己是如何被那四个人凌辱,如果有机会,她一定要成为强者,让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偿还。

    当然这还不够,她还要站在高处,脚下众生匍匐,一个指头挥动就能决定别人命运。

    不要爱,不要温暖,到头是空什么都无所谓,她只要站在高处,有过那么一时的俯瞰。

    这念头如此强烈,强烈到最后她一个激颤清醒了过来,诧异自己竟也有这样的志向。

    箫音竟有魔意,能勾出你的心事,她意识到了这点,于是连忙又中规中矩弹她的曲子。

    这时她身边的女子突然惨叫了一声,声音尖利打断了箫音。

    “都走吧。”黑暗里那个声音发话:“先前有人说鬼门混进了奸细,看来不假,竟被我撞上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于是后退,揭开帘子见了光,互相打量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就让晚媚定睛,因为她发现其中一人正在流血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是七窍流血,眼耳口鼻都在往外渗血,一条条分外触目。

    而那女子还在强自镇定,笑的灿烂,问她们是怎么了象看见鬼。

    院里这时来人,弓着腰到女子跟前,淡淡道:“公子说要领姑娘去刑堂。”

    女子脸色顿时灰败,抬手要击天灵盖自尽。

    来人冷哼,晚媚看见他袖内寒光一闪,片刻间就已经斩断她自尽的右手,点了她胸前穴道。

    晚媚怔怔,看着那断手在自己脚边跳动,鲜血缓缓漫过了脚趾,忽然间发觉自己竟已不再害怕。

    黑屋的帘子这时“唰”一声被挑开,里面有人探头,道:“公子请刚才奏《山河赋》的姑娘回来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晚媚只得回去,踮了脚往前,仔细倾听领路人的脚步,怕在黑暗里跟错了方向。

    突然那脚步声不见了,晚媚立在原处踟躇,很快被人拦腰抱住,恶狠狠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这是个强悍的男人,身体强悍气息强悍,晚媚体会到被征服的快。

    没有技巧没有外物刺激,一场最原始的**同样给了她不说的欢愉。

    醒来时晚媚仍然不置信,发觉自己被那男子环抱在胸前,而那男子呼吸均匀,看来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实在忍不住好奇,她在黑暗里伸手,轻轻抚上了男子的脸。

    首先触到的是鼻梁,挺直的鼻梁,以预见主人面相的坚毅。

    其余五官就在手边,只需几个触碰就以大致摸清那人容貌,是晚媚最终犹豫,定定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或者还不是时候知道,或者在这样一个鬼魅的地方,她应该放弃自己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男人醒了,在她耳边吐气,呼吸也微凉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马上挑中你吗?”他发话:“就是因为你太过聪明,太过懂得自制,居然能从我箫音里挣脱开来。我自然是不喜欢饭粘子,不喜欢没头脑的女人,这个年纪的女人这么聪明,却也未必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晚媚噤声,知道这时候什么话都是多余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最终男人收回了怀抱:“我要个女人入梦,这个任务你已经完成。”

    晚媚再不多,轻声下床预备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男人诧异了一声:“居然已经未时了吗?我居然已经睡着了一个时辰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两年来我睡的最久的一觉了。”男人的声音缓和了点,有些沙哑:“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声音里的沙哑含了疲惫,他的刚强威严突然透了一道缝隙,晚媚一顿,觉得自己开始被这把声音吸引。

    “晚媚。”最终她报了自己名字,踩着冰凉地面赤身离去。

    </td>

    </tr>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