媚者无疆

第一章.鬼门(中)

住家野狼2016-9-25 22:18: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一章.鬼门(中)二

    第二天小三一早前来松绑,晚媚穿好他准备的衣衫,跌跌撞撞下床,怒火无法平息,抄起脚边长凳一把砸去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小三立在原处,没有一点要躲避的意思,那长凳顿时命中他额角,在上面砸出不大不小一只窟窿。

    晚媚停手,看着鲜血渐渐浸红了他半边脸,吃惊归吃惊,也有点隐约的快感。

    这世上不是她一个人活该流血受苦,她发觉自己开始这么想,有点嗜血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我不做了。”丢下板凳她开始喘气:“我这就去找门主。”

    小三上来一把抓住了她手:“去找门主之前,你先跟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晚媚跟在他身后,被他拉扯的几乎脚不沾地,也不知是几进几出来到处低矮房子。

    房子的门洞窄小到笑,只有半人高,需要缩紧身子才能进去。

    进门后就豁然开朗了,晚媚发现这里原来是间半地下室,跟前是一条长窄的走廊,走廊边则是一进又一进装有栏杆的牢房。

    到第一进时小三停住,晚媚看见里面有个长发披散的女人,身子立的笔直,正瞬也不瞬的直眼看她。

    晚媚被她看的发毛,又壮起胆子回嘴:“这有什么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小三冷笑:“那么你不妨看看她的脚。”

    晚媚依目光往下,看到最后不由一把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没有脚,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脚!只有两陀铁块连着她脚踝,然后牢牢生根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知道她是怎么变成这样吗?”小三冷声:“是先把两双铁鞋烧得滚热快融了,再把她两只脚按进去,然后两锤把铁鞋砸扁,从此她就落地生根了,在这里罚站,一直站到死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个女人和你一样,三天前说是不做了,门主不许她就想法子逃走,都已经逃出去几里又被追了回来。”见晚媚手脚发颤小三又补了句,一把扯住她来到第二进。

    这一进里面有个人横卧着,一根头发没有,看不出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晚媚壮起胆子往里仔细打量了一眼,只一眼就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那人半蜷着身子头脸朝外,晚媚清楚看到有很多条细蛇在她口鼻进出,呼啦拉来去不亦乎。

    更怕的是这个人还没死,喉咙居然还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。

    一旁小三不忘注解:“这个罪责就更大一些,做到天杀之后妄想推翻门主……”

    话不曾说完晚媚已经张口,在他鞋面上吐了一汪酸水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她虚弱的开口,飞也似的奔出长廊,出门时撞上了矮门洞,跌坐在地上,半天不能起身。

    小三跟上来扶住她,半搀半扶才把她弄出门洞。

    “一入鬼门不得回还。”出门之后他吐了口气:“你要记住,除非你当初不答应门主,只要你答应了,从此就不再有退路。”

    晚媚这时举目,觉得昨日看来还素雅大方的深深宅院,如今看着就像巨兽,正张开大口预备把她吞噬。

    “是我根本不能说不。”她突然想起:“当时门主看着我,我根本说不出个不字!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小三在一旁点头:“被门主双眼盯住的人,从来没有人能够说不。所以应该是一入此门不得回还,你根本没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回到院里时晚香已经在游廊里候着,立在那里吹她刚干的凤仙花汁,真真是吐气如兰。

    小三立马就隐身了,来去无踪真象只鬼。

    “妹子晚上睡的好吗?”说话间晚香的手已经搭了过来,亲密的挽起晚媚。

    晚媚尴尬的僵着脸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晚香则是一派天真,侧头问她:“门主要我调教你,那么今天我们学些什么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学吹箫吧!”到最后她一拍双手,有点雀跃的样子,模样好像预备和小姐妹一起学女红。

    晚媚哑口。在妓院她好歹也做了一年丫鬟,自然知道这吹箫指的是哪桩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那样龌龊的调教一直到中午才结束,晚媚拖着脚步回到卧室,想想还有要吐的意思,于是趴到桌边又是一通狂吐。

    一会功夫小三已经现身,不声不响的收拾干净,接着又端来清粥小菜。

    晚媚发怒,一挥手把碗碟扫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小三弯了腰收拾,不一会又端上来几样,是香软的米饭和清淡的淮扬菜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最好要吃。”他冷声:“因为无论你吃不吃,下午晚上的调教都要继续。”

    晚媚眯眼咬牙:“你就是这么做我影子的吗?我今天见过香姐姐的影子,人家不知比你温顺多少倍。你欺负我是生人是不是,就不怕我告状把你换了!”

    “抱歉我学不会温顺。”小三垂头,脊背却是立直:“更抱歉你不能换我,因为依照门里规矩,除非我死了,影子是不以换的。”

    晚媚丧气,想想自己的确很久没进水米,于是端起碗来恶狠狠扒饭。

    小三在旁边垂手等她,不久后开口:“还有你莫要叫香主子姐姐,这里没有人会是你姐姐。”

    晚媚嫌恶的瞪他一眼,他识趣离开,到门口才回身:“我在琴房等你,一盏茶功夫你该够了吧,如果一个月之后你不想死,那么最好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学吧。”琴房内,小三在琴前盘腿,打开了谱:“这个月你要学三支曲子,这只是唯一一个不清雅的,你起码要学到六成象。”

    晚媚咬牙,愤愤坐到琴前看他,结果却被他一把捉住五指,按上琴弦弹起了第一个商音。

    【此处删除200字】

    教的人得法学的人聪明,这一下午时光过的飞快,到晚饭时间,晚媚已经将曲子学会了三成。

    晚饭是小米红枣粥,外加各色点心小菜,晚媚不禁胃口大开,来了个风卷残云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她已经睁不开眼,坐在桌前都要睡着。

    小三在她身后垂手,咳嗽唤她:“主子晚上你还有安排,要学走路说话看人。”

    晚媚强打起精神,歪歪斜斜随他来到练功房。

    走路就是姿态,说话就是谈吐,这些要学她没有异议,她不明白的是居然连看人也要学,好像她前十六年是个瞎子,从来没看过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媚不是造作,不是粘在男人身上不松,而是要男人连身带心都不自觉向你靠拢,所以你要记住,姿态要风流自然,看人要磊落大方,这才是媚当中的上者。”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长篇大调小三有很多,晚媚在练功房里走了一路看了一路,到最后腿肚眼睛一起抽筋,小三这才放她回房洗沐。

    洗完之后晚媚有些紧张,赶忙自己擦干,生怕小三又来昨夜那招。

    小三不做声,从厢里翻出件物事,就着烛火递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是根约莫两三指粗的短木棍,打磨的光滑圆润,下面还掏洞系了一根红绸。

    “带上这个你就以睡了。”小三沉声:“劳驾主子转身,我帮您带。”

    晚媚吓了一条,连连退后三步回绝。

    小三摇头,不知怎么衣衫一晃已经在她身后,抬手把东西塞进她后庭。

    晚媚吃痛,弯腰泪都涌了出来,回身看那红绸还在身外,于是连忙伸手去扯。

    一旁小三抬眼,看住她缓声道:“你最好不要把它拉出来,这已经是最细小的一根,你很快就会习惯,不要逼我象昨晚一样绑您。“

    晚媚吸气,觉得后庭涨痛难当,却又没什么法子应对,只得识趣,一步步挪到床边,拿眼刀恶狠狠剜着小三。

    这一瞧瞧出了名堂,晚媚发现他额头的伤根本没有处理,这会子已经肿起老高。

    “你伤口没洗肿了,怎么你就这么忙,连自己也顾不得,光顾着折腾我吗?”她高声,心底里升腾起复仇的快感。

    小三躬身回她:“照门规影子有权力调教主子,主子更有权力教训奴才,如果不得主子允许,奴才是不以包扎伤口的。”

    晚媚的眼睛亮了,后庭的剧痛促使她升起一个恶毒念头。

    “拿剪子来!”她恨声,牙紧紧咬住下唇。

    小三立马寻来一把剪子,剪尖雪亮,一看就锋利的很。

    晚媚握住剪身,高高抬手挥下一个弧线,剪尖刺伤小三右颊,接着又划过他肩头,拉开他衣衫划下很深一条血痕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小三不曾闪躲,看来的确是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殷红色血从他脸颊披挂下来,一会功夫已经漫到颈脖,衬托的他竟是有三分妖异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轻慢我的教训!”晚媚高声,其实已经有些手软:“你记住,没有我允许你不以包扎!”

    小三回了声是,退到门口掩灭火烛。

    “主子还是歇息吧。”黑暗里他开口,声音和夜色一样冰凉:“以后要学的东西很多,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“

    </td>

    </tr>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