媚者无疆

第一章.鬼门(上)

住家野狼2016-9-25 22:17:5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一章.鬼门(上)一

    过了很久骆雪才挪到房门口,蜷着**身子往外打量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外头是个回字形院落,院中间假山上堆满了积雪,而不远处一株腊梅开的正烈。

    没有人影没有声响,满院只有暗香浮动,这形未免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骆雪整个人往里缩了缩,吃不消外头的寒意。

    身后这时有人拍了拍她肩膀,一只涂了鲜红蔻丹的手突然搭在她肩头,骆雪不由吓了老大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吓着你了吗?”来人吃吃笑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里的人都像鬼,走路半点声音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骆雪回头,认出这位就是先前在乱坟岗救她的女子,连忙点了头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女子不笑了,拿起手里风裘裹住她**身子,又牵起她手:“我叫晚香,现在你跟我去见门主。”

    骆雪有些吃惊,但还是沉住气赤脚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穿过游廊穿出院落,院外原来还有院,一色的白墙黛瓦,遥望似乎没有尽头,颜色清淡但布局却是恢弘。

    最终她们走进了东进一间正房,拐过屏风后骆雪就闻见了一股奇异的香味,清淡爽落象三月草长。

    还不曾搞清楚状况身上风裘就被晚香摘去,骆雪只好站在房间正中,赤身**,脸颊被火烤的微红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吗?”房间里突然响起一把声音,慵懒性感,和晚香的柔媚无骨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骆雪这才发现左侧贵妃椅上斜着一个人,房间里昏沉沉的看不见她脸,只看见一双眼在暗处幽幽发光。

    骆雪连忙垂头:“怕,但也还能站的住。”

    那人从椅上起身,走到她跟前,一路裙角摇曳暗香浮动,步态无限风流。

    “是块好材料。”那人围住她打圈:“皮囊好又有些胆色,我喜欢你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骆雪抬头,发觉这人长的极美,但一双杏眼里却夹杂寒气,逼的她不由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那人莞尔,抬起她下巴细细打量:“是你愿不愿意留下呢小姑娘,如果你不愿意,我不会勉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哪里?我留在这里做什么?”骆雪终于忍不住发问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块极土,你将在这里享受快,你愿不愿意留下。”那人低声,眸子里华光流转,有无限诱惑。

    骆雪不由自主点了点头,象被心里的魔鬼催引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就留下吧。”那人握住她手:“不过记住一入鬼门不得回还,你今生就都是鬼门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鬼门?”听到这两字骆雪打了个突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叫我们鬼魅,那么我们干脆就叫鬼门好了。”那人低笑,将她手交到晚香手里:“记住以后你的名字叫做晚媚,忘记你的过去,晚香会好好调教你。”

    晚媚。

    骆雪被牵着手离开时念着这两个字,回头时觉得方才好像只是场梦,只有这两个字才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晚媚,从今往后她将叫做晚媚,有名无姓,过往一切统统死去。

    一路晚媚被牵住手,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来的院落,晚香一直不说话,直到跨进院门才停住脚步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,地方虽大仆人却不多,好多事你还得亲自动手。”晚香低声,领她在四处打量:“哪,这里是卧室,这里是调教室,这里是琴室……”

    晚媚吃惊:“你的意思是这一个院子都是我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都是你的。”晚香笑,走进那间屋子拿出红伞:“属于你的还有这把伞,还有一个影子叫做小三。”

    语音刚落已经有一个人立在她们身后,一个清瘦的高挑男子,寒冬腊月却只穿了一件白色单衣,正是先前侍弄晚媚那人。

    晚香将手一指:“那,这个就是你的影子,名字叫做小三,有什么事你只管吩咐他。”

    晚媚更是不知所谓,抱着那把红伞只好呆站。

    那厢晚香却是一拍手预备离去,正回头冷声嘱咐小三:“你好好服侍这位主人,如果这位主子也失败了,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小三回了声是,垂头立在了晚媚身后:“那么我们先去洗沐吧主子,我看您应该是出身穷苦人家,皮子有些糙,要加紧调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他不肯抬头,晚媚没机会再次看清他眉眼,只看见他脸色一片惨白,还有就是眼底一道疲累的淡青色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从木桶里出来晚媚满身水汽,那双斜挑的凤眼就益发妩媚了,妖娆中还不脱稚气,里面盛着一个邀你同往的世界。

    小三拿绸布替她吸干水珠,又吩咐她躺下,打开罐子预备替她推油。

    晚媚往里挪了挪,还是有些羞涩加不习惯:“我以为我的皮子已经够好,够白够细够滑。”

    小三不说话,从水桶里捉起些水来,滴一滴在她颈脖。水珠徐徐而落,最终在胸前被热气蒸发。

    “不够。”他摇头:“要这滴水一直滑到你下身,不破不分那么才够。”

    毕就在罐里掏出一把香油来,在手上仔细抹匀,接着又凑近火盆将手烤烫,屋里顿时开始弥漫一股玫瑰香气。

    他的手温暖而轻柔,开始时晚媚还有些抗拒,到最后也不由弓起身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“锁骨不错,够纤瘦。”推过锁骨时小三下了结语。

    “胸也不错,饱满丰润,但要注意保养,大的人往往不容易坚挺。”滑过她胸膛时小三流连,回过身去又打开另一只罐子。

    又是另外一种膏体,乳白色,小三在她**上缓缓推匀。

    “这个能使你**紧实,还能使**保持粉红色。”小三轻声,勾起一小簇软膏在她**打圈。

    晚媚身子弓的更紧了,呼吸开始时紧时慢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,鬼门到底是什么,你又为什么是我的影子。”她开始断续发问。

    “鬼门里面都是杀手。”小三继续在她**打圈,看着膏体逐渐融化,而粉色**益发挺立:“象你这样有把红伞的就是杀手,而我这种穿白袍的就是影子,听主子吩咐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晚媚又打了个突:“杀手?是我半点武功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小三淡淡笑了,双手离开她**缓缓下行:“杀人未必要靠武艺,你不需要练武,你的身体就是你的利器,如果最后真的需要武力解决,记得你还有个影子,这种粗活我会替主子做。”

    晚媚‘哦’了声,一时还理不清状况,只能沉默看着小三双手滑到她腰间。

    “腰很细肚脐也很美,很好。”小三的手在她肚脐周围流连了很久:“明天我会在这里给你穿个环。”

    那里本也是晚媚的敏感点,手势顿时又撩起了她**,她开始出汗,细密汗珠一粒粒浮上肌肤。

    小三的手又继续下行,来到她私密地带,细长手指抚过她柔密毛发。

    “柔软顺滑,不错。惜的是形状不太好。”小三发声,弯腰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把小剪和一只殷红色的细密梳子。

    梳子温柔的梳过她毛发,小三开始抄起剪刀:“你别动我替你修剪一下。”

    晚媚顿时烧到耳根,突然间又好像找到了话头:“这么说你倒是会武功,那么你又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做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是吗?”小三抬头,那眉眼真是如远山清泉般娟秀:“因为如果我做的好了,门主慈悲,就会赏我痛快一死。”

    晚媚倒吸一口凉气,先前一身热汗全收了,半天也不知该回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而小三这时已经修剪完毕,将她下身毛发修成了一个完美三角,正放下剪子去添香油。

    “你也会死,如果一个月以后执行任务失败。”将油推上晚媚胯间时他发话:“我先前两个主子都死了,你记住你一定要成功,否则我就要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“臀很丰盈是不够翘,以后练功时要注意。”紧接着他又开始评价晚媚,对晚媚提出的问题完全不理。

    “什么任务以后你自会知道。”他立起身,拿一根指头挡住晚媚唇齿:“你以不以不做,这种问题以后不要再问,连想都不要再想。”

    晚媚停了口,小三则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根长绳,轻车熟路将她绑在床上。

    【此处删除300字】

    小三伸出两指,将那玉器来回轻抽了一次,低头问她:“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是!是是!”晚媚急急点头,汗珠飞一般四溅。

    “抱歉今天功课到此为止。”小三收回了手,开始收拾东西预备离去:“祝主子好梦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晚媚恨声,咬牙咬出血来:“你要记得我是你主子,你就不怕我惩治你!”

    “主子教训奴才,小三早就习惯。”小三还是温声:“是这种训练是为了让主子学习克制**,学着要男人求你而不是你求男人,主子也要习惯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退后,没声没息,顺手熄灭了烛火掩上房门。

    整个院落开始死一般漆黑诡异,大雪轻柔的覆上青砖,整晚在房顶倾听晚媚一声比一声嘶哑的呼叫。

    </td>

    </tr>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