媚者无疆

住家野狼2016-9-25 22:17:5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    引

    骆雪在流苏帐里呆坐,清楚听到房门之外自己的身价被一次次抬高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一千两!”最终一个声音响起,满堂顿时寂静。

    老鸨的干笑声随后响起,喜出望外的宣布成交。

    骆雪于是清楚知道了自己的价钱。一千两,她的初夜被卖了个这么齐整的价钱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她不是不能接受,穷途末路却又标致的女子,多的是她这种结局。

    是门被推开时,她发现手心还是握了一把汗,上下唇还是止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叫骆雪是吗?”还不曾看清楚样貌,那人已经立在了她跟前,抬起她下巴,眼里似乎有把利尺,正把她上下比量。

    骆雪回了声我是,同时抬了抬眼,一双眸子漆黑幽深,犹如子夜。

    那人点点头开口:“果然是值这个价钱,我们四个有阵子没遇到这么好的货色了。”

    骆雪一惊,才高声跟着重复了句“四个?”,眼睛已经被那人拿黑色绸缎蒙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门外这时涌进来另三个人,一色的身形高大形容俊秀,没半点淫贼相。

    骆雪眼前一片漆黑,听到周遭细碎的脚步,不由得将身子往里瑟缩,脸上血色也褪了个干净,尖下巴因此显得益发楚楚怜。

    从小她就是个倔强的孩子,就连被继母卖来妓院,也没掉一滴泪。

    面对命运,她已经习惯沉默。

    是她也从来没有想到,命里的第一次,会以这种方式让她毕生难忘。

    时间一寸一步过去。

    四个人的喘息声渐渐退隐,她只感觉到自己一次次被刺穿撕裂,身下鲜血淋漓,痛苦已经漫过一切。

    漫长的一夜,感觉长过之前一生。

    那一夜的她感觉自己飞速成长,从畏惧到心如死灰,所有希望一起破了个干净,到最后反而就不再害怕。

    最终那四个人离开时,她甚至扯落黑布,抬起头,在血泊里将他们一一打量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那一刻她眼眸雪亮,如丝媚眼里有一团光在燃烧,坚定犀利,一直烧到她心深处去。

    “不能死,无论如何不能死。”她掐住手掌命令自己:“我还只得十六岁,还没过过好曰子,不能就这么死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性格里的坚定又回来了,化作她生命里最后的气力。

    “不能死,无论如何不能死。”七天后她高烧不退,最终被老鸨一张凉席裹住,扔到乱坟岗时她仍这么命令自己,两只眼睛露在凉席外,闪着悲凉而却凄厉的光。

    一双脚在她跟前停下,是双女子的脚,穿了厚底鹿皮软靴,靴上面绣着一片绿叶。

    她抬头往上看去,最先看见一把红伞,大红色的油纸伞面却配了枝翠竹柄,说不出的妖异。

    伞上大雪簌簌而下,那伞下的人被红伞雪光映衬,更是媚中见媚,风流处益发风流。

    骆雪被迷了眼,想开口却意识涣散,连一个字也发不出声。

    那女子蹲下身子抚住了她脸孔,手是那么滑腻柔软,仿佛一片花瓣扫过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要我救你。”那女子开口,声音婉转柔媚更是勾人魂魄:“你放心我会救你,你不应该这么死了,白白辜负这一身好皮囊。”

    骆雪眨了眨眼,觉得无限困顿,终于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依稀中觉得有人在替她暖身,一双柔软温存的手,带着热意推过她身体,撩拨着她的**。

    和初夜的掠夺不同,这次是纯粹的抚慰,在她身体里推起一把火,徐徐将她送往云端。

    热汗从额角滴落,在将醒未醒之际,她清楚听到了一声呻吟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带着这声尾音她醒来,极致的快感让她有一瞬的目眩。

    火盆里的竹炭“噼啪”响了一声。

    骆雪侧头,看见身旁正跪着个清瘦男子,低着头,眉目清秀。

    见她醒转那男子躬身后退,几乎没有脚步声,只有白袍扫过地面的细微声响。

    房内再没有第二个人,骆雪勉强起身打量,只看见自己赤身**躺在一张软塌上,塌上铺满白色毛皮,而房的当中有一只火盆正烈烈燃烧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房间唯一的装饰就是一把油纸伞。

    一把红伞面翠竹柄的油纸伞,斜斜靠在墙壁,色彩浓烈而怪异,象有说不尽的风和故事。

    </td>

    </tr>

评论列表: